您的位置:首页  »  【淫罪特侦】(16)作者:色魔爱好


              第十六章、凶手

  算不上多高档的红木桌上摆放着一方小巧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前,只经过简单梳洗的季彤正一边啜着热奶,一边接收着刚刚发来的邮件,那正是何司怡案件现场留下的法医鉴定结果,其中除了说明血液中有尚待分析的白色结晶之外,其他部分与胡泓所说的别无二致,死亡时间也确定在十二点半到一点之间。尽管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些结果可能没什么作用,但总是一个负责的警察应该了解的东西。
  「季队!」还没全部看完,李沾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查得怎么样?」季彤抬眼看了看。

  李沾随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才说道:「跟赵姝一起的那几个人我都查了,苏嫆、竺烨不用说,水沨也看过资料,另外的,那个穿红衣服的,是叫胡泓,是电视台早间新闻的实习记者,听她的同事说她爸爸以前是我们的同行,刑警,现在退休了。」

  「刑警?」季彤皱眉想了一下,立马惊觉,「不会是胡胥宜胡教官吧?」
  李沾点点头:「季队你认识?好像是这个名。」

  「他可是刑警队以往的武打教官,我还跟他学过一星期防身术呢。」季彤解释道,「胡教官的女儿?怎么会?」

  「还有个人你也想不到是谁。那个男人你关注过吗?」

  「他应该跟竺烨比较亲近,是谁?」

  「林、学、彬!」李沾一字一顿地说。

  「是他?」季彤想了想说,「也算情理之中吧,当初竺文乐去L市不就是跟天娱集团洽谈生意嘛。另外两个呢?」

  「另外的就比较难查了,不过有一个,就是从那个躺着的男人房间里带出的女孩,我问过那个男人,谈到那个女孩他就比较话痨了。那个女孩叫霍兰音,是S师大毕业的法学生,目前在一个小公司上班。另外一个可是让我辗转了很多地方才查到,叫白绫卉,是S赛车园的赛车手。」

  「看起来都不是有问题的人啊!」季彤低头沉思着,「夜女、记者、公子哥、职员、赛车手,这些人年龄、背景各不相同,怎么会都聚在赵姝身边呢?而且,除了水沨、竺烨,其他人完全没有可疑的地方……嗯?」

  「想到什么了?」

  「小李,你去……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季彤站起身,「将近年关,返航的日子也快了,这么多天不见飞鹰帮的人有什么动静,想来就在这几天了。小李,这几天我们分开行动,你跟魏队长他们保持好联系,配合他们监视飞鹰帮;何司怡的案子让我来吧。」

  「季队,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李沾反驳道,「不如我们换换吧,你去负责飞鹰帮的事。」

  季彤摇摇头:「何司怡的案子不能再拖,要是在飞鹰帮作乱之前还没结果,我们没有能力分心,所以只能加快调查了。」

  「可是,那个凶手悄无声息地杀了何司怡,难保……」李沾看了看季彤没有接着说,却又说,「如果何司怡的案子是飞鹰帮用来混淆视听的,那情况可就不容乐观了。」

  「所以,我更要抓紧时间。」季彤拿起衣架上的深紫色呢绒大衣,走出门去。
  拉开的窗口处,男子默默佇立,高翘的刘海在海风吹拂下微微抖动,插在裤兜中的双手自然地握着拳。门开处,一人喊了声:「豪哥,你找我?」

  莫亦豪并没有转身,只是说:「坐吧。也没什么事,只是想再叮嘱几句。」
  「豪哥,其实我也挺不放心的。我那帮人都懒散惯了,让他们直面警察,确实有些难处。不如,豪哥,我把计划都告诉兄弟们吧,他们心里有了底就不会乱来了。」

  「那更不行。」莫亦豪说着,「警察可不都是吃素的,特别这次来的还是副队长季彤,有那么好应付么?凭她察言观色的本事,就你手下那几个人根本瞒不住她,只有让他们真正恐惧,才能让警方真正上钩。」莫亦豪转过身坐到沙发上,「老尤,我也明白你的难处,你就跟兄弟们讲,见到警察的时候不要乱跑,呆在原地就行了,更不要随便抓人当人质,警察也会顾忌,不会随便开枪。」

  「只怕到时候一慌乱,谁也不记得啊。」尤克叹了口气,原本就有的额纹因眉头一皱而更加深刻,「好吧,我尽力。」

  「不是尽力,是一定!这次的任务要让船上的警察全军覆没,否则我们就下不了船了。只要留有一个警察,船靠岸前就会被拦下来,到时候就是我们全军覆没了。」

  「这样啊……」尤克显然没想到这种情况,莫亦豪嘴一撇,他知道,懒散的可不是只有尤克「底下的弟兄」而已。

  「还有啊,叫那帮人交易的时候严肃点,在自己房间里随便他们怎么搞,出了房间就不要瞎想了!」莫亦豪提高音量再叮嘱一次,「前天的事谁要是再敢犯,我是毫不犹豫地灭了他!」

  「呃……」尤克小声道,「豪哥,这,兄弟们都为飞鹰帮出力的,也不用这么绝吧。」

  「出一百次力,也不如搞一次破坏!前天要不是我碰巧见到了,他们几个准得闹出点事来,一旦出了事,警察就会介入,英哥的计划不是全让他们搅和了!」
  「唉,是、是!」尤克忙不迭地点着头,「我叫他们注意点儿。」

  「嗯,去吧。你叫弟兄们好好休息,虽然不要你们去跟警察打,但保持体力总是好的。」

  「我明白!」尤克郑重地点头,退出房间。「哼!」关上房门,尤克冷哼一声,自语,「没什么实权的人还敢来命令我!英哥身边的太监、阉狗!」

  「都准备好了,英哥!」房间里响起莫亦豪的声音,「哈,大年初一清早,就给你好好拜个年!记得手机开着!」

  「老大,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可把哥儿几个急坏了!」尤克刚打开房门,几个男人就围了过来。

  「清楚是清楚了,但有个问题。」尤克慢慢说着,眼神颇为玩味地在面前众人身上来回。

  「什么问题啊?老大你倒是说啊!」最前面的黑大个儿郑虬抢着问。

  「就你最急!」尤克瞪了他一眼,却是带着笑的。

  「哈哈,当然急了!老大,你就不急吗?」黑大个儿憨憨地笑着,一口洁白的牙齿却在黑肤反衬下显得森森。

  「哎哎,净扯没用的!」旁边一个只穿着花色衬衣的男子邢峰急道,「有什么问题说来!」

  「知道前天为什么我要阻止你们吗?」

  「不就是大庭广众不好收手嘛!」郑虬说着,「咱这不准备去她们房间里了嘛!」

  「哼!」尤克摇着头,「说你笨你还真是笨!是因为船上有警察啊!」
  「警察?」郑虬一愣,「就是那个姓季的女警?」

  「不错,我们来这儿是有任务的,被警察盯上可就不妙了。」留着长发的蔡习越从郑虬身后走出,一双小眼睛隐在眼镜后显得分外精明,「不过嘛,躲开警察的视线也很容易。我们派个人去监视那个女警,把她的所在及时汇报,而其他人就去抓那几个女人。」

  「嗯,这个办法可以。」尤克想了想,「小齐,就你去监视她吧。这里就你身手最敏捷。」

  最瘦小的齐亚朋环视一周:「老大,我不想去……」

  「放心吧小齐!」郑虬将他往外面推,就像推土机一般毫无阻力,一边走还一边说,「我们会给你留一份的,绝不把人玩儿坏了!」出了房门,齐亚朋还没来得及转身,门就「嘭」的一声严实的关上了。

  「我需要船上所有人的资料,包括上船时间、同行的人、住的房间,把一切都给我。」刚走进办公室不及寒暄,季彤就开口说。

  鲁耀辉正准备招呼她坐下,却听季彤一来就是一堆要求,只得陪笑道:「季队长,这,我们是做正当生意的,客户的隐私我们不敢泄露啊。」

  「时间不多,你们老板的电话有吧?打过去。」

  鲁耀辉看季彤神色严峻,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打开电脑,将资料全部调了出来。「季队长,都在这儿了,您可不能把资料都泄露出去啊!」

  季彤也没多说,把资料传到自己邮箱,顺便看了看赵姝的情况。「果然都是上船后才认识的吗?」季彤喃道。

  「哎呀,沨姐,别磨磨蹭蹭了!现在去正是时候。」赵姝拖着一副心不甘情不愿样子的水沨吃力地向前走着。

  水沨身后:「沨姐,帮帮忙吧!你难道不觉得解破一个案子很有趣吗?」胡泓双手用力推着水沨腰际跟着赵姝往前挪。

  「不觉得。」水沨没好气地说,「再说,你觉得好玩没必要拉上我吧!」
  「只有沨姐够分量让他开口诶,人尽其用嘛!」赵姝说。

  「人尽其用?你是干嘛的?我问话,小泓当挡箭牌,你呢?」水沨呛了一句。
  赵姝倒是心无惭愧:「我负责把你拉过去啊!」

  「……」

  「哎哎,别这么拉拉扯扯的了!」走在最前面的苏嫆回头道,「你们的缘分来了。」

  「缘分?」三人好奇地抬头望去,不远处,穿着一身呢绒大衣,头发简单扎在胸前的季彤快步走近。

  「这缘分!」水沨笑笑,「姝妹妹,放手吧,再不放手你就成绑架嫌疑犯了。」
  「我本来就是。」赵姝放开手,「嘛,我就说,现在去正是时候。」

  鲁耀辉站在窗边紧张地接电话,电话里是自己的上司、海河集团董事长宋金麟恼怒的声音,消息之所以现在才传到上司耳中,自然与鲁耀辉的斡旋密切相关,至少到现在新闻上还没有谈到这件事,而这也是赵姝预料中的。

  忍气放下电话,鲁耀辉坐进沙发,接着传来一阵敲门声。门开处,水沨五人正静静地站着。

  「怎么又是你们!」鲁耀辉本来就有些气恼。

  「案子迟迟未破,我们当然关心了。」水沨也不着急进去,就在门口说。
  「破案的事得去找警察,问我干嘛!」

  「我们问过啊,刚刚还跟季队长聊过呢。」水沨故意提高音量,「听季队长说何司怡身上留下的体液已经确定是……」

  「喂喂!」鲁耀辉一听就想去捂住水沨的嘴,水沨轻轻一闪就躲开了。「有什么话进来说!」鲁耀辉只得将人请进房间。

  「季队长真的跟你们说过?」鲁耀辉不敢相信警察会做出这种事,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然我们找你干什么。」水沨坐在沙发上,「唉,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这不,我这妹妹是个记者,本来他们记者团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暂时没有报道,但听到嫌疑人是你的时候就按耐不住了。我今天把她带来是想让你给个说法,让记者也相信你,把这件事暂时压下去。」

  「唉,我也很郁闷啊!」鲁耀辉低垂着头,「谁知道会出这种事!那天我是跟司怡温存来着,然后玩得有些疯了,到了甲板上,那种事你也懂,露出嘛。那天我把巡夜的员工赶到另一边,自己跟司怡一起,后来我回房间拿了个DV机,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我哪想得到就这点时间就出事了。」

  「那时候你确定何司怡已经死了?」

  「这……」鲁耀辉一愣,「她身上都是血,我吓坏了,没、没敢辨认。」
  「废物!」水沨低声暗骂一句。

  赵姝问道:「你离开的时候和回去的时候,有发现何司怡的不同吗?」
  「当然,我回去的时候司怡已经全身是血了。」

  「屁话!除了这个!」水沨吼了他一句。

  「我、我当时太紧张了,没敢多看。」

  胡泓跟着问:「那第二天一早你见到的呢?当时你也在场吧?」

  「这……」鲁耀辉仔细想了想,「啊,对了!那天夜里我离开的时候特意用眼罩盖住了司怡的眼睛,早上的时候已经不在了。」

  「嗯?还有什么吗?包括周围环境。」

  「没有了吧,我想不起来。」鲁耀辉最后答道。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离开鲁耀辉的房间,水沨问道。

  赵姝摇摇头:「挺奇怪的。」

  「怎么奇怪?」

  胡泓接道:「凶手作案的时间只有几分钟,而且他不知道鲁耀辉什么时候会回去,这样,作案时间可能会更短。那么,凶手的首要目的就是杀人,因为如果是想要凌辱何司怡而出现的话,就会花费很长时间,几分钟内无法完成。」
  「凌辱的话好说,随便哪个男人都可能心血来潮地犯案;但如果凶手的目的是杀人的话,这种有针对性的活动,首先就是要确定当夜何司怡会出现在甲板上,可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顺着思路,水沨也开始思索。

  「那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了。」赵姝道,「首先,凶手就是为了杀害何司怡而到甲板上,甚至他上船的目的就是杀何司怡;其次,凶手无法确定何司怡什么时候会到甲板上去;如此,凶手要么就是何司怡身边的人,这样会知道何司怡什么时候离开,但也并不能知道她会去甲板,因为这种私事只有鲁耀辉知道,因此,这种情况下在其他地方动手的可能性更大;凶手如果不是她身边的人,那么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

  「凶手每夜都在甲板上蹲点!」胡泓接口道,「为了能掌握目标的一举一动,凶手会寻找能监视整条船的地点。」

  「监控室?」水沨道。

  「不会,凶手残忍非常,就像是专业的杀手一样,这种人不会愿意在人多的地方暴露自己。他一旦进入监控室,那么自己也会受到监控,这是他不愿意的。」胡泓解释道。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赵姝说,「就是何司怡的眼罩。她已经被绑,凶手拥有绝对优势,手法干净利落,作案时间又很短,这种情况下何司怡几乎不可能自己甩脱眼罩,那么揭去眼罩的只会是凶手。但是一般人都不会愿意在行凶的时候被认出来,那么凶手揭开眼罩的用意何在呢?」

  「不错,凶手就是太过自信,也完全没必要让何司怡见到自己。」水沨思考着。

  「他是想让何司怡恐惧。」胡泓捏着下巴说道,「何司怡一定认识凶手,一定做过什么对不起凶手的事,所以凶手前来复仇,让何司怡看清自己,让她恐惧,然后慢慢地割破她的喉咙,让她慢慢死去,承受最多痛苦。」

  「嗯?」赵姝眨眨眼,「太变态了吧!」

  「凶手本来就是个大变态!为了杀个人每天晚上都不睡觉,怀里还随时揣把刀,这不是变态是什么?」胡泓翻翻白眼。

  「那你怎么知道凶手是『慢慢』割开喉咙,而不是一刀就过。」

  「我看过尸体的伤痕嘛!一段一段的,很明显是慢慢划开的。」胡泓得意地说。

  「哈?」

  「分析了这么多,还是没能弄清楚凶手的身份啊。」苏嫆提醒道。

  「这嘛……」赵姝笑道,「知道了刚才说的那些,接下来就是找人问话了。」
  赵姝一行人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现在房间里只有霍兰音一个人玩着电脑,而房间外则是七八名男子……趴在地上。

  「不错呀,在武警部队里果然不容易荒废。」不远处,楚天暄望着站在倒地的人群中央的武警队长魏衢拍手道,显然他刚刚是饶有兴致地看了一场警察和小偷之间的精彩对决。

  「嘿,老楚!好久不见啊!想不到这里还能遇到老熟人啊。」魏衢惊喜地望向楚天暄,「怎么,你是来度假的呢,还是有公事要办啊?」

  「咳咳,说起这个我就生气。」楚天暄道,「本来嘛,我是来好好度个假,这些年懒惯了;谁知道你给我添了个大麻烦。」

  「我?我怎么给你添麻烦了?」

  「七楼那个男人是被你废掉的吧?够狠啊,连子孙都给废了。」

  「哪个男人?」魏衢显然不明白,「从上船起到现在,我总共就打了一次,喏,就这些。」魏衢指指躺得一地的男人。

  「啊?七楼那个男人真不是你打的?」

  「废话,无缘无故我打人干嘛?」魏衢笑笑,「原本我正愁找不到帮手呢,哎呀,你一来,可不就是天助我也吗!」

  「呵呵,你不会也想让我对付那个莫亦豪吧?」

  「咦,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叫季彤的刑警,哎呦,真会使唤人!」

  「哈哈!有你我就放心了。哎,走,咱好久没见面了,从你退役到现在,有三年了吧?一起喝杯酒去!」魏衢勾着楚天暄的肩头边走边说。

  「他妈的!这么背!」魏衢离开后,尤克捂着胸口扶墙慢慢坐起身,「哪儿来的家伙,这么厉害!」

  市医院康复科一张病床上,钟堂翻看着今天的晨报。原本这几天的头条都是关于龙灵号的消息,今天竟然断片了,只是龙灵号的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不疑有他,钟堂继续翻看着。这时,秦颛一个人走了进来。

  「秦队长,有事么?」钟堂抬眼问,「该交代的我都交代过了。」

  「嗯。」秦颛默默坐下,开口,「我是来通知你,昨天我们针对赵姝进行了抓捕行动,她……」

  「她怎么样了?」

  「拒捕、袭警。」

  「什么!」意料之内的回答,但他还是表现得很震惊,「那、那她现在呢?」
  「逃脱追捕的途中很不幸地发生了车祸,翻车了,我们尽力保住她的命,但拒捕的罪名加上她之前犯下的案子,恐怕很难开脱。」

  「车祸……」低声自语,不知是不相信,还是不敢相信。

  「你爱赵姝吗?」

  「咦?」突然的问题真让钟堂一头雾水,但他还是回答,「当然。」

  「我想也是。肯为她承担杀人的罪责,你说不爱我都不会相信。」

  「你想说什么?」钟堂冷冷盯着他。

  「你也知道,罪责有轻有重,故意杀人和过失杀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擒拿和自首又是两种觉悟。」秦颛并没有直接回答,但字里行间已透露着信息。
  「你,到底想说什么?」钟堂猜出一二,但「赵姝的男人」这个角色还是要扮演好。

  「嘴硬是很多凶手惯有的伎俩,你要是不想让她多受罪的话,就去劝劝她,自首、过失杀人,等我们查出来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秦颛站起身,「她伤得很重,在04房间,有空就去看看她吧。」

  秦颛离开后,钟堂慢慢躺下身子,一抹诡异微笑浮现嘴角。

  「季队,会不会太多了点?又没有搜索功能,很难全部对比出来啊。」李沾伸了个懒腰,到桌边倒了杯水。

  「废话越多,越难弄出来!」季彤将每个人的资料一一与何司怡的对比。
  「不是我要抱怨啊,但确实很麻烦嘛。再说,明天可是年三十了,居然还在这儿干到深夜!」

  「让你提前守岁有什么不好?实在嫌累,让小方帮点忙吧。」

  「对呀!不过,早睡觉了吧。」

  「没办法呀,明天十点左右是晚会结束的时候,也是返航的时间,我估计也是飞鹰帮交货的时候,所以在晚会开始之前我们就要解决这个案子,虽然看起来比较难的样子。」

  「为什么明天飞鹰帮交货?」李沾将咖啡端到季彤面前。

  「因为那时候人最多最乱,正是最好的机会。」季彤揉揉眼睛,又说,「你那边还有多少?传点过来吧,我的已经看完了。」

  「这么快?」李沾将资料传过去,一边说,「要说这个何司怡真是奇怪,丈夫刚去世就迫不及待地嫁给了小胖子,这都什么人啊。」

  「你是说孙士庞?」季彤头也不抬,「刚失去丈夫的女人是最脆弱的,这时候孙士庞突然出现,在她最需要关心的时候给予温暖,当然就容易打动她的心了。」
  「那也得这个女人爱她的丈夫呀,何司怡的丈夫可是出轨了。」

  「丈夫出轨,不等于女人不爱他呀。我看何司怡应该还是很爱马荼的。」
  「不会吧?何司怡人这么漂亮,还是电视明星,是个男人都爱死她了,哪有人会把她撂家里去出轨呀?我看还是何司怡先跟小胖子好上了。」

  「然后呢?结婚半个月又分了?」

  「可能是舆论压力太大吧。」

  「明星不都喜欢炒作吗,怎么会压力大?再说,那时候何司怡已经退出荧屏了。」季彤顿了顿又说,「不过,说起来我对马荼的外遇对象倒是有几分兴趣。」
  「呵呵,季队也这么八卦吗?」

  「不是八卦,你要是知道是谁,也会感兴趣的。」

  「呃?谁呀?」

  「水沨. 」

  「不是吧?居然是妓、呃,水沨?这轨出的,倒也算合理。」李沾兀自点着头。

  「切!你们男人都只看姿色的吗?」季彤喝了一口咖啡,「何司怡跟她比起来根本就没差好不,什么叫合理!」

  「季队,你是不知道,水沨那一行的都练过,媚功肯定强于何司怡啊。那马荼出轨不就算合理了。」

  「那一个个都去找那一行的算了!」

  「本来嘛,有需求才有市场,有色情业的市场,就说明有需求啊!只能说很多家庭女性做的都不够,比如季队你,彻底失败!」

  「嗯?小李,你这胆子是谁借的?」

  「呃、这个、我们不是讨论社会现象嘛,随便举个例子而已,呵呵。」
  「这一举就到了我身上,你这例子还真是『随便』。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彻底失败』了?」

  「咦,我有说吗?」

  「你有说。」

  「没有吧?」

  「快说!」

  「呃、呃……」李沾「呃」了半天也没敢说出一句话来,最后只好说,「季队,我错了,我承认我才彻底失败。」

  「哼,还用你承认吗?全局的人都知道。」

  「这么严重……」

  季彤倒没再跟他纠缠,说道:「小李,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来。」

  李沾讶异了:「哎,季队,我是无心之失,你可别生气啊!」

  「我有这么小气吗?」季彤道,「明天事情较多,我可不想我们两个都在关键时刻犯困。明天、呼,今天八点你来换我的班,可以吧?」

  「当然没问题!」

  「嗯,早上记得向秦队要一份马荼案子的卷宗。」

  正走向房门的李沾停下脚步:「查那个案子干什么?」

  「何司怡下体的匕首让我有些想法,可能这个案子与何司怡的私生活有关,不排除有人抱着与你类似的想法,认为她过早地嫁人是一种错误,甚至会有过激的想法。」

  「你是说,有人为马荼打抱不平?」

  「很有可能,但也只是猜测,或者说,隐约的感觉。」

  「这么说,凶手就是马荼认识的人了?季队,你不会还想跟马荼的资料比对吧?」

  季彤抬抬眉,柔唇微微一翘:「嗯!明早你要接班,快点睡觉去吧。」
  「不是吧,好麻烦啊!」李沾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房间。

  寒风凛冽,凄清夜色中两抹白色人影静静地站在左舷高台之上,波涛在脚下汹涌,西风吹皱了衣角。

  「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也确实是个好地方。」柔和的声音很快被涛声淹没,零落在风中,「前后一览无遗,透过窗子,光线好的话还能看见四楼以下走道和楼梯间的情况。」

  「半分钟。」似是没头没脑的一句,似是自言自语的低喃。

  极佳的默契,不用多说,心中已明白语中所指,便说:「离开吧,天这么黑什么也看不见。明早再来,也许会有线索。」

  「一班废物!」莫亦豪坐进沙发里,仰面喝道,「真是一帮没用的东西,千叮咛万嘱咐,都当耳旁风了!」

  「豪哥,我们现在怎么办?」莫亦豪身前坐着三名男子,其中一名穿着棕黄夹克的男子问道。

  「哼!现在也没办法,只有我们自己来了。」莫亦豪吩咐道,「小郭,明天由你带人手跟客户接触;展独,你的任务不变,警察出动后你就制造混乱,乘机袭击警方;吕叔,你在楼上等我的通知再动作,万一被季彤看出破绽来了,你也好抽空接应我们。」

  「明白!」三人点点头。

  「小郭,你的任务最重要,叫弟兄们都机灵点儿,尽量自然些,别露出破绽了。要把警方全数引出,就看你的了。」

  「放心吧!」郭贺俊答道。

  「大哥,我们怎么办啊?要是让英哥知道了,还不扒了我们的皮!」半卧在床的黑大个儿郑虬任由齐亚朋将酒精抹在自己伤口处,抬头问尤克,原本粗犷的黑脸正龇牙咧嘴。

  「怎么办?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我说晚上再动手吧,你不听,这下可好,明天交货的事怎么办!」穿着花衣服的男子也半卧在床,瞪着黑大个儿说道。
  「峰子,小声点儿!」尤克真是懊恼至极,这几天虽然有肉票陪伴,但一出门那就要窒息啊!这是什么地方?S市以及周围的L市、V市、E市,一等一的富商高官、社会名流在这里聚集,他们身边的美女哪个不是天香国色、气质非凡,哪怕就是个女保镖那也比手里这几个货物漂亮不知几十倍,不要说手下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兄弟,他本人又何尝耐得住。所以几个人一商议,决定今晚铤而走险,目标瞄准观察了好几天、只住了几个女人的房间,原本是打算晚上动手,结果郑虬怎么也按不住,抢先出手,没办法,一群人跟着他到那个房间门口,刚带上头套,还没来得及动手,走道里就转来一男人,看他们这幅打扮,二话不说劈头盖脸一阵暴打,还准备送给警方,好在被另一个男人搅和了。现在大家都受着伤,明天交货的事肯定是用不着自己了,无奈道:「这里可是员工舱房,隔墙有耳。现在的问题是回去怎么交代,明天交货的事已经不需要我们了。」

  「嗯?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长发男抬头问,「难道英哥在船上还安排了其他人?」

  「事到如今,也没必要瞒你们了。」尤克说,「本来到船上来交货就是英哥的策谋,想利用船上有权势的人太多会让警方顾忌这一优势,在船上干掉几个警察;我们来交货只是一个引诱警方前来的诱饵,英哥早就把消息传了出去,到时候会有很多警察来抓我们,等警察一现面,船上埋伏的其他帮里人就会有动作。」
  「什么,拿我们当诱饵!」郑虬一巴掌拍在床上,「凭什么让我们冒险当诱饵,那些人就躲在人群里!太不公平了!」

  「就是,万一没来得及救,或者警察先开枪把我们打死了,那我们不是太冤了!」邢峰也跟着怒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尤克道,「英哥派了莫亦豪坐镇,那时候他说过,谁要是让计划出现差错他就杀了谁,我们现在坏了计划,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还怕他不成!」郑虬吼道,「人家都说莫亦豪很厉害,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尤克喝道:「别胡说!过得了莫亦豪这关,过得了英哥那一关吗!」又转向蔡习越,「老蔡,你最冷静,你说怎么办!」

  「我们根本不是莫亦豪的对手。」蔡习越看了一眼愤愤不平的郑虬说,「连今天那个人都打不过,还要打莫亦豪,纯属痴人说梦。依我之见,明天交货在即,莫亦豪暂时不会对我们下手,但交完货就不一定了。所以,如果莫亦豪说的是真的话,不想死的,只有搅和一把,让警方抓到莫亦豪。」

  「这、这可是背叛英哥啊!」尤克惊得睁圆了眼睛。

  「这也不能怨我们,是英哥先拿我们做诱饵,而莫亦豪又不顾帮会兄弟之情要杀我们。」蔡习越说服着。

  「好,我同意!」郑虬首先喊道。

  「嗯,我也同意吧。」邢峰也道。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该说说怎么对付莫亦豪了。」尤克虽然无奈,但也做出了选择。

  「简单,只要把明天的计划告诉警察,他们自然会处理。」蔡习越道,「这件事,就劳烦小齐了。」

  漆黑的夜,院内的树木犹如夜行的鬼魅,在风中摇曳。「嗒」,一丝火光瞬闪即逝,一点红光徒余半空。

  「我也来一根!」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很快,又一点红光亮起。男人接着说:「冻死我了!这么冷的天,靖哥到底要我们等什么啊?」

  「谁知道。」另一个男人道,「听靖哥的口气,大概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明天就是年三十了,今夜的事儿忙完,靖哥肯定不会亏待我们的。」

  「这倒是,以往从来没忙到这么晚的,靖哥待咱不薄,这次肯定有嘉奖。」
  两人聊着聊着,院门外射入一道白光,忽明忽暗。「有人来了!」两人熄掉手上的烟头,一人举起手电,照向彼方;另一人朝屋里招呼一声,四五名男子走了出来。

  「靖哥!」刚一照面,院中的男人们就向院外之人打招呼,院门也被拉开。
  「嗯。小铭,这里安全吧?」宇文靖带着人进入院中,他们手上都提着大箱子。

  「当然。」夏铭将烟递过去,「靖哥,有什么要放在我这儿,尽管放,绝对没问题!」

  宇文靖点点头:「老包,把人带进去。」

  「哎!」身后一人领着众人进入屋内。

  宇文靖道:「这里面的东西你看过就知道,别弄丢了,每一样东西可都是几十万的价位,叫弟兄们都收敛点。」

  「我明白。」

  「那好,我先回去,初八我再来。弟兄们,新年快乐啊!」宇文靖招呼一声,带人离开了。

  「铭哥,什么玩意儿,这么贵重?」一旁几个男人争着要打开箱子,纷纷跑进屋内。地面上,四只箱子整齐地躺着,众人一拥而上,却听背后一人大喝:「谁准你们开的!」

  众人只好住手,看着夏铭走到箱子前。「没听靖哥说吗,这里面都是贵重品,你们一拥而上,打碎一个怎么赔?」

  「那铭哥你开呗,弟兄们看看就好!」

  夏铭当然也想看看,慢慢拉开箱子拉链,掀开盖子。

  「我去,靖哥神人啊!」「一下这么多,过年犒劳大家也不用这么丰盛吧?」「你不想要啊,正好,免得争!」「谁说我不要!」「靖哥万岁!」

  「都别嚷嚷了!」夏铭看着箱中的「东西」也有些激动,但还是冷静地说,「靖哥说了,叫你们都收敛点!你看看你们,见到女人眼里就冒火,没出息!这些都是重要的『物品』,不能,咳,只能少动,几十万你们赔得起吗?」

  「铭哥,会不会是靖哥故意这么说的,以前咱弄来的女人还少吗,哪儿有几十万的?」

  「靖哥大半夜亲自跑来就为了给你扯个谎?」夏铭瞪了瞪眼,吩咐道,「把她们先关在三楼,分开关,别让人跑了。」

  「明白!」马上就有四个人提着箱子就上楼,后面还有几个没赶上提箱子只能跟在后面抬箱子角的。

  睁开眼,杨汀眼前是两个脱得精光的男子,而自己则更是赤条条地被绑在箱子里。两个男人迅速将杨汀从箱子里抱出,将口球解下,换成一根肉棒,另一根则刺进下体,两男一头一尾将她夹在中间,未消片刻,满屋淫声已起;一个男人坐在床沿,将杨汀的脑袋压向自己股间,硬挺的肉棒在嘴里驰骋,每次深入都能撞到咽后的悬垂;在她身后的另一个男人扛着她的左腿,将私部大大拉开,挺动腰杆,沾满黏液的肉棒在鲜红销魂洞中进出,两人的浓郁阴毛分分合合;无论上面还是下面,两个洞口都发出快意的淫声,上面更夹杂着令男人骄傲的痛苦咳喘,一对雪白的娇乳挂在白皙躯体上,随着主人的前后运动而剧烈摇摆,嫣红的两点更在通体雪白的反差下颤抖,淫姿浪语,让各自努力着的两个男人雄风勃勃、一射再射。同样的情况,在隔壁以及对面的房间,或呻吟,或惨叫,此起彼伏。
  仰面朝天,四肢大开,杨汀躺在大床上,说是床,却没有被褥,只有一条毛毯裹在身上,自然挡不住寒冷侵袭。男人们已经离开,杨汀打量着自己即将度过新年的地方。房间不大,东西却很全,立柜上压着厚厚的棉被,杨汀也没有拿来御寒的想法,自己的状态想什么都没用。想来柜子里还有衣服,因为旁边的衣架上挂着两件大衣,这是有人居住的象征;再往旁是一张小桌子,桌上凌乱地摆着碗筷、烟灰缸,桌下还有不少烟灰和烟头,桌边是两张小凳子,其中一张可能因为有漆的缘故看起来较新,上面还画着一个倒锥形的图案,就像是倒着的金字塔一般,图案两边是两个小字:珍禾;再往旁边是几个箱子,上面堆着生活用品,还有一盏小小的荷花型台灯,不过它的作用应在其次,看起来更像是小孩子的玩具;箱子紧挨着床,床前散落着刚刚解下的绳索,那只箱子已经被扔到角落里。
  隐隐约约的火车轰鸣声从窗外传入,杨汀抬眼望望,窗外一片黑暗,也没有偶尔闪过的车灯。无心思考身在何处,杨汀转过脸,无法动弹的身躯令她感到异常劳累,但也不敢稍动,人心不足,轻微的舒适感会让人想得到更大的舒适感,当它不可得时,酸痛、疲敝就会加倍奉还。

  夜间的市立医院仍然灯火通明,超过千人的住院患者,再加上数多陪护家属,即便是夜里,这里依然显得很热闹。钟堂拄着拐杖,踏着拖鞋,在警卫的陪同下来到04病房,里面关着灯,显得黑暗而神秘。

  打开灯,钟堂将门关上,拉开屏风,病床上躺着一名女子,整个头部,除了嘴全都包裹在绷带下,左手挂着手铐,右手缠着厚厚的绷带。钟堂盯着她看了看,举步搜查四处,确认并没有人躲着。

  「哼!哼哼!」钟堂的双肩在抖动,「报应!报应!哈哈哈哈!」扔开拐杖,他一下子扑到女子身上,那女子颤抖着,嘴里不停地喊着:「谁、谁啊!救命!救命!」

  「救命?呵,别想了!就是那些蠢蛋警察把你推给我的,就是那些蠢蛋给了我报仇的机会!」

  「你到底是谁?」声音沙哑,失去了昔日风采。

  「怎么,不记得我了?哦对,你根本就看不见。」钟堂抚摸着她脸上的纱布,「这真是报应,车祸把你弄成这个样子却没有置你于死地,而是把机会留给了我啊!哈哈!我是从丰彦山下来的复仇厉鬼,赵姝,受死吧!」双手发力,死死掐着她的脖子。

  没有什么挣扎,钟堂以为是她受伤太重,直到「砰」地一声,病房门被破开,数名警员在秦颛带领下冲了进来,不费吹灰之力将钟堂拉开。

  「杀了她!我要杀了她!」钟堂圆瞪着双眼大吼着。

  「她根本就不是赵姝。」秦颛冷冷地说道。

  「什么?」钟堂亲眼见到病床上女子脸上的绷带被解开,露出一张从未见过的脸,「你们、你们在骗我?」

  「是你先骗我们,不是吗?」秦颛道,「窗外我还给你留了一条『逃生通道』,原本以为你也会检查的,想不到你对赵姝的恨意这么大,要跟她同归于尽。哼,事到如今,招了吧,赵姝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呵呵!」钟堂恨恨地笑着,「我什么也不会说,你们什么也查不到!而赵姝,早晚会落在飞鹰帮的手里!哈哈哈哈!」

  「嗯?带下去吧。」秦颛挥了挥手。

  朝阳初升,万里如洗,水沨、苏嫆以及霍兰音正坐在甲板餐桌旁享用早餐,观赏美景;相去数十米,赵姝蹲在左舷高台上,白绫卉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看着。厚厚的积灰上保存着零乱的脚印,布满整个台面,近海一隅,还有向海中拨拉的痕迹;赵姝用戴着手套的右手从栏杆旁捡起一块方形小片端详了一会儿,又在鼻下闻了闻,放入准备好的纸袋中;步到靠近甲板的栏杆旁,仔细观察起积灰的变化,果然在一侧,两道痕印清晰可见,甚至边缘还有红色灰土,而其他地方则没有擦掉积灰的痕迹。赵姝小心地将红色灰尘拨入纸袋里,低头看着船舷的栏杆。
  「师姐,从这边上来可以吧?」

  「可以。」

  「需要借助栏杆吗?」

  「平底鞋不用。」

  赵姝、白绫卉走到餐桌前,霍兰音、苏嫆将准备好的早餐推到她们面前。水沨则问:「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难说,只能说有点头绪了吧,还要证实一下。」

  「嗯?有把握吗?别打草惊蛇了。」苏嫆提醒道。

  「哈,有什么可惊的,凶手肯定一直在关注案子的进展,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也不怕他掩盖证据什么的。」赵姝说道。

  另一边,李沾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走出房间。「季队,换我来吧,你先去休息吧。」

  「嗯。」季彤应道,「你先去洗漱,我把没来得及对比的发到你那儿去。」
  「那好。」李沾走进卫生间,一边挤着牙膏一边问,「季队,有什么收获没啊?」

  「没有。人太多太杂,再加上马荼地位特殊,跟他有交情的太多了。」
  「也是,不但有交情,还都是社会名流,我们想问也不好开口,逼得我们只能这么苦干!嘁,想想就郁闷。」

  「呵,郁闷你就努力当上公安厅长呗,这样就容易开口了。」

  「嗯,等我当上厅长还用这样劳碌吗?根本就不需要我亲自开口了,我也不用到船上来抓什么莫亦豪。」李沾用力地刷着牙。

  「到时候就是上来专心享受的,哈哈,没准要是没有飞鹰帮搅合,咱厅长还真就来了。也轮不到我们两个享这半个月的福。」

  「这倒是,我要是厅长,这样的福利一准接受,虽然有命案,但总比闷在厅里强。」李沾洗完脸出来,坐到电脑旁,「说起来,这海河集团真是小气,只邀请高高在上的领导们参加,我们这些小厮只能在电视里看,唉,世情殊冷啊!」
  「嗯?这倒是,海河集团邀请的都是名流,我们只有出任务的份。」季彤站起身,「小李,你先比对着,我回去休息一下,顺便清理一下思路。」

  「清理思路?季队,你又想到什么了?」李沾看着若有所思的季彤走进房间,同时,手机铃声响起,带来了季彤想要的信息。

  预章《一以当三》——警方、飞鹰、凶手、英雄,终于齐聚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clt2014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