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清纯校花女友】(01-04)作者:又是丶一个人


                (一)

  我叫江南,今年十八岁,是个很普通的高三学生,没有富裕的家事,没有帅气的外表,走在人群里,或许都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存在。但是我却有幸找到了我们的校花当女朋友。

  女友叫月儿,今年十七岁,人如其名,她笑起来嘴角弯弯的,眼角也是像个月牙一样。更是有着白嫩的肌肤,光是整天露在外面的一双小手和脸蛋都是吹弹可破,我想身体应该会更加迷人吧。不要问我为什么说想,因为女友是很清纯的,不管多热的天气,女友都会穿着宽大的校服校裤,把自己玲珑的身体都藏匿在里面,对于女友这点,我很是开心。

  虽说女友每天都穿着校服,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她的气质。170的身高足足比我高了十公分。总是挂着淡淡笑容的脸庞,颀长的脖颈,一对完全不应该长在她身上的的D罩杯的胸部尽管在宽大的校服下都显得那么的挺翘。至于为什么说这对大奶不应该在女友身上呢,那是因为女友的腰肢真的是细的惊人。女友属于很能吃的类型,但是腹部甚至小腹却没有丝毫的赘肉,完全可以用一马平川来形容。

  一双笔直的长腿更是迷人。

  女友更是属于能歌善舞的才女,但是却从来没有才艺术节上展现过自己的才艺,可能是不想太过惹眼吧,毕竟校花这个名号已经让她很是烦恼了。

  按理说女友这样优秀的女孩子,是不可能会找想我这样的平凡男孩子当男朋友的,可是当我问起女友的时候,她却告诉我,是因为我的名字,很诗意,而且觉得我很老实,所以才会选中我的。这么说来,我还真的要感谢父母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呢。

  月儿虽然说是我的女友,但是却跟我不是一个班的,我也就只有在下课或者一起上体育课音乐课,或者放学的时候跟女友好好相处二人时光。女友总是那么的清纯,虽然已经跟我交往了一年,但是却只在最近回家的时候让我偶尔短暂的拉拉她的小手,至于接吻,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得到,所以就更别说想看一看她宽大的校服下面究竟藏着多么诱人的身体了。

  可是当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才慢慢的真真切切看到了女友的身体,但是那也是我俩故事的开端。

  又到了跟女友一起上体育课的时候了,在一年多的努力下,女友终于同意让我在没人或者别人看不到的情况下可以一直拉着她的小手了,想想就激动,于是三不并作两步往楼下跑去。

  就在最后一个楼梯转弯的时候,正心不在焉的我突然发现了前面正在下搂的校长。

  「完了,要撞上了,怎么办,校长可是出了名的凶啊,要是撞上他,我下节体育课就不用上了啊,肯定会被他批评一节课的。」想到这里,我也不管自己的运动神经有多么的不发达,赶忙一个转身,把伸出去的右脚踩在了右边很远的地方。

  「呼,幸好没有撞上,不然真的惨了!」当我正在缓和心情的时候,右脚脚踝却传来了阵阵的刺痛,肯定是扭到了。

  「铃铃铃…」正当我要去给体育老师请假的时候,上课铃却响了起来,算了,去站队等跑步的时候再跟老师请假吧。

  拖着用不上力气的脚钻进?游椋驮谖页美鲜姑挥欣吹氖焙蛱匪拇φ磐?
  女友在哪里的时候,却发现女友的班级一个人都没有出现在操场上。而走到我们队伍前面的却是女友班的体育老师。

  「同学们好,王老师今天生病请假了,而八班这节课又在继续上节课的考试,所以今天就有我来暂代王老师带你们上一节一体育课。」

  正在我担心女友的时候,听到了老师的话,我才明白了,原来是我们的体育老师生病了,而女友又在考试,所以女友才没有来上体育课。

  「好了,我们先跑几圈热热身,再进行别的运动或者自由活动吧。开始吧。」
  「老师,我的脚崴了,不能跑步,所以我想请假回教室休息。」

  就在老师带领我们准备跑起来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女友都不在这里,我一个人也没有什么意思,要是女友在,我就算再痛,也要去拉拉她的小手。

  「好的,批准你回去休息,需要人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老师,我自己可以慢慢走回去的。」

  「那你小心点啊。」说完,老师就带着其他同学去跑步了。

  这个老师还真是好,幸亏没有派人送我回去,不然我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二)

  我先是慢悠悠的走到自己的班里,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却没有坐下好好休息,而是拿起自己的板凳,走出了教室,来到了隔壁班。这里,是我那清纯的女友所在的班级,而女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周是坐在后门边上的。不要以为坐在后面就会学习不好,女友的成绩在我们年级可是数一数二的,只是因为女友的个子很高,所以班头也无奈只能把女友放在最后面坐。

  至于我拿的凳子,自然是要用来垫脚的啊,因为我的个子踮着脚才能看进去,这样对于我这个脚受伤的人来说可是很困难的。

  我踩在凳子上小心翼翼的把头从门上的窗户看进去,先确定了一下讲台上的老师,发现她正在低头批改着东西,没有注意后面的情况,然后慢慢看了看其他同学,都正在奋笔疾书地写着面前的卷子。

  「真是天助我也,这下我就能好好看看女友了。」

  心里开心的想着,目光来到了门边的女友身上。只看见女友的卷子上已经写满了答案,身体趴在桌子上。看来是卷子已经打完了,正在休息吧,真不愧是我的女友。

  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却发现了女友校服的拉链不知道为什么是拉开的,记得女友不管多热都不会拉开啊,更何况今天的天气根本不是很热。仔细一看,不但拉链是拉开的,女友更是把校服整个往脖子上拉了一点,让趴下的身体,准确点说就只是双手和头趴在桌子上,压着往上拉了点的校服领口,让校服就像是超人在飞行时候的斗篷那样披在身后。整个身体更是开始往右边的墙上靠了过来。
  女友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么?咦?她的身体怎么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了呢?
  难道真的是不舒服了么?不行,我要去看看。

  于是我从凳子上下来,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把之前动过手脚的门轻轻推开一条缝,从门缝里看了进去。

  因为女友个头很高,学校的凳子也很高,女友坐着只比站着矮了十几公分,于是我从门缝进去的目光正好从女友靠在右边因为墙的关系蹭的更高的正在「飞行「中的校服里面。入目是雪白一片,原来女友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衬衫啊。
  嘿嘿,难得没有宽大的校服,我可要好好看看女友的身体。

  目光往女友的胸口看去,因为远离窗户,女友又是趴着,所以光线很黑暗,加上我的视力又不是很好,但是在黑暗中,我看清了女友右胸的轮廓,真的好大。
  于此同时,我更是看到了女友胸口的衣服上一抹淡淡的粉色。

  「女友还真是爱干净呢,竟然穿这么白的衣服,那粉色的一点,是衣服上小动物的眼睛么?女友还真是可爱呢。」

  就在我贪婪地用眼睛在女友校服内想看清更多的时候,却发现一只手放在了女友的右胸上。因为光线不好,我并没有看清是谁的手,只能确定那是一只左手,难道是女友心脏不舒服了么?可是也没有听说女友有心脏的疾病啊。

  就在我担心女友到底是怎么了的时候,只见那只放在女友右胸上的手开始动了起来。并不是拿回去,而是开始对着女友右边的奶子揉弄了起来,一边揉还一边捏着。因为这只手的远古,之前完全藏在女友奶子上方黑暗中的黑色衣服也映在了我的眼里。

  什么,女友里面穿的竟然是黑色的衣服,那我之前看到的白色,竟然是女友赤裸的身体!女友竟然趴在桌子上把校服拉开衣服拉上去在揉自己的奶子!?这么说,之前的粉色并不是衣服上动物的眼睛,而是…

  我刚想到这里,那只手似乎是要证明我的想法一样,揪住了那点粉色之上的地方捻弄了起来。没错,我之前看到的粉色是女友的乳晕。

  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还是我那个清纯的女友吗?我顿时觉得气血上涌,有种想要晕过去的感觉,可是这时一个声音,让我近乎疯狂。

  「小骚货,考试的时候都要让我摸你的奶子,不怕老师看到嘛?」女友的同桌小声说着。

  什么?这只手不是女友的?是她的同桌的,还是个男生?!女友这是怎么了,是被逼的么?对,一定是那个男的硬来,女友爱面子不好意思说出来。

  「哼…嗯…人家…人家涨的…涨的难受…难受嘛…」就在我还为女友开脱的时候,却听到了女友黏腻腻甜死人的撒娇着说到。

  「小骚货,要不是奖励你乖乖听话不穿奶罩来上学,我才不帮你揉呢。」
  什么?!女友竟然没有穿奶罩来上学?她就不怕别人看到吗?!

  「哼…嗯…舒…好舒服…还…还不都…都是为了…方便…方便哥哥…哥哥摸人家…奶罩…嗯哼…都不能穿…只能穿…热…热死人的…破校服…不过…只有…不穿奶罩…啊哈…哥哥才会…才会摸…摸人家…的…大奶子…「

  「那热就不要穿了呗。」

  只见女友的同桌说完,竟然把左手从女友右边的奶子上拿了回去。难道他良心发现不摸了么?可是下一秒我发现我错了,之间他把右手从女友腰上绕了过来,直接抓住了右边的大奶子揉捏了起来,不仅如此,还对那个诱人的粉嫩奶头捻弄不止。虽然看不到他左手在哪里,但是我敢肯定,他的左手应该也跟右手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在揉女友左边的豪乳吧。

  「嗯…嗯…啊…不…不可以…不可以…不穿…会…会被…看…啊…哈哈…看到…」

  女友这样难道不矛盾么?嫌热,又不说不能不穿校服会被看到,既然不想穿校服,那就把奶罩穿上啊。学习名列前茅的女友怎么会连这点事都想不明白呢。
  「看到就看到嘛,如果怕被看到,那就把奶罩穿上啊。」

  看来女友的同桌还是替女友着想的。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被女友的行为所吸引住,完全没有忘记了女友的两个我以前见都没有见过的大奶子一直都在他的手里揉捏变形着。

  「哥…啊…哥哥…好坏…就知道…嗯啊…逗人家…人家的…身体…嗯啊…只能…唔唔…给你…给哥哥…一个人看…人家…要是…穿着…嗯啊…奶罩…哈啊…
  不穿…校服…哥哥…哥哥就…唔唔…就不会…揉人家…人家的…大奶子…了…啊…「

  听到这里,我瞬间觉得五雷轰顶,原来女友不是想不明白,而是为了给这个男人揉奶子,才故意不穿奶罩,愿意忍着炎热穿着校服来上学。

  「小骚货真乖,那哥哥就帮你好好揉揉哦。」

  只见那个男人说完,就开始更用力地对着女友的两个大奶子揉捏了起来。天啊,我以前根本没有机会见到的两团美玉,竟然让一个不知道跟女友是社么关系的男人像揉面团一样揉着。女友究竟是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我一定要找出来,把女友解救出来

  「啊…啊…啊…好舒服…哥哥…人家…人家要…要到了…啊!」

  尽管女友咬着衣服,但是还是从喉头发出了重重的呜咽声,女友的身体更是一阵阵的微微抽动起来,看来女友是高潮了。于此同时,下课的铃声也响了起来,我顾不得脚上的疼痛,赶紧关上门,拿着凳子回到了自己的班里,心里却一直在想着怎么帮女友摆脱那个男的。更是有女友那白嫩的大奶子,粉嫩的奶头萦绕在脑海。

                (三)

  时间慢慢过了一周,这一周里我过的算是浑浑噩噩,上课的时候心总在女友那里,她和同桌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又把衣服拉起来在给她的同桌揉大奶子,可恶啊,我以前看都没有看过的地方,都不知道被那个男的揉了多少次了。不,不会的,女友不是那样的人,上一次应该是被威胁了,而且上课的时候老师都在,一定会被看到的。她都已经给别人摸了,要分手吗?不,不能分手,我爱月儿,当初追到她自己也努力了那么久,不能就这么徒劳无功什么都得不到!

  又到了上体育课的时候,今天我早早的就来到了操场上,不出意外,女友的班级也要跟我们一起上课,这下我看你们两个还怎么缠绵。

  「咦,阿南,你在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人是明轩,是新认的哥哥哦。」
  正在我四处张望女友在哪里的时候,只看到女友拉着她同桌的手走到我的面前,煞有介事的给我做起了介绍。

  「老…哥…哥,这个人,叫江南,是…是我的男朋友。」

  正当我要去询问女友一些事情的时候,上课的铃声却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无奈只能看着女友和那个高大帅气的同桌走进了队伍里。尽管女友很高,但是站在他身边,却还是矮了半个头。

  「算了,等跑完步再找女友问问清楚吧。」怀揣着心事,低头闷头跑着,也没有注意女友的动向。

  当跑完步做完基本的运动以后,老师宣布可以自由活动,我当然是毫不迟疑地往女友班级的方向走去。

  可是在女友班级周围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女友的身影。经过询问几个同学,才知道女友是在快跑完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石头扭了脚,被一个女同学扶去医务室了。

  「女友现在一定很痛,一定很需要人帮助。」想到这里,我也顾不得老师还在,急忙向医务室跑去。

  当我抄近路来到医务室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医务室的门是锁着的,奇怪,女友不是扭到脚来看医生了么,怎么会没有人呢,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女友已经看完伤从另外一条路回去了么。我一边低头思索着,鬼使神差的又从小路往回走。
  走到一半,发现了之前准备拆掉的旧厕所,顿时觉得尿意袭来。这才发现我这两节课都在思考女友的事情,完全忘记了去厕所。既然来了,那就顺道解决一下吧。

  当我慢慢走近厕所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阵娇喘呻吟的声音。这该不会是哪个老师在偷情吧。算了,就算是偷情,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解决完我的事情,赶紧回去看看女友的情况怎么样了。一边想,一边解开皮带走进男厕,呻吟声却更加清晰地传进耳朵里。

  可是就在我解决完小腹的涨感之后,却被这诱人的魅音弄硬了,脑海里也想到要是我把我那清纯的女友压在身下好好驰骋一番的情景。

  「嘿嘿,既然你们在这寻欢,那就让我来借鉴借鉴,以后好对我的月儿使用。」
  想到这里,我半提着裤子走出男厕,四下观察了一下,闪身钻进了声音的发源地——女厕所。

  踮着脚悄悄来到隔间的旁边,打开边上紧闭的门钻了进去。看着像是钻进了一个只有顶部大开的盒子一样的隔间,顿时有点不知所措。说好的下面的空档呢,为什么没有,难道要我把头伸过去看么?那样岂不是很容易被发现,这可怎么办啊。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只听到旁边的隔板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声响。

  「糟糕,被发现了么?」此刻的我真的是心惊胆战。

  「啊…啊…啊…老公…你…你好…好厉害…每一次…哈啊…都…都顶…顶那么深…你是要…啊…啊…要操…操死人家…人家嘛…」

  原来是那个男的把女的顶在了隔板上,这个女的声音还真是好听呢,要是在过阵子的艺术节上唱一首歌,那肯定会有很多粉丝啊,不知道是哪个女生呢。听着隔壁的声音,脑子里想着事情,手却掏出自己的鸡巴开始套弄起来。

  不知道当我顶进女友的身体,她会不会也能用这样动听的声音回应我。可是光听声音不够啊,我想看你们的表演。

  想到这里,我又在四下想办法。当我看到隔板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原来刚刚那撞击的一下力度有点大,再加上厕所时间长了,把木塑料的隔板撞出了裂缝。而且有一个地方还有一小块塑料不见了,正好可以看过去,真的是天助我也。
  看到这里,我不假思索的把眼睛贴了上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两个在敞开的校服里晃动的大奶子,此刻正在有规律的画着圆。顶端的那一抹嫣红,比起女友来,却是红了许多,没有那么粉嫩。皮肤倒是跟女友有过之而无不及,还透出了迷人的粉红。这个男的还真是有福气。可是这是哪个班的学生呢。

  「啊…啊…老公…你…你要…操死…操死人家…人家了…啊…你的…鸡巴…那么大…还操的…那么用力…别急…别急嘛…有…有一节课…呢…哼嗯…够…够你…好好…操…人家的了…「

  「小骚货,你的小骚逼还是那么好操,怎么操都操不腻,操多少次都操不腻。」
  「啊…那是…那是当然…的…嗯嗯…你从小…就喜欢…操人家…的…哈啊…顶到了…骚逼…人家的…嗯啊…奶子…都是你…揉出来的…皮肤…这么好…还不都是吃你的…哼啊…轻点嘛…精液…才这样子的…「

  我一边看着眼前的活春宫,一边上下套弄着鸡巴。还真是一个骚货呢,也不知道多大就被这个男人操了,真是个贱人。

  「来,小骚货,我们换个姿势。」

  只见这个男人说完,就抽出原来操在女生身体里的鸡巴,坐到了马桶上。天啊,我原本以为我十四厘米的已经够长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的竟然会有十八厘米,龟头竟然有乒乓球一样大小,怪不得这个女的会叫的这么舒服。

  「老公你真坏…嗯…又要人家自己动…」

  「怎么?不乐意啊?那我们不做了好不好啊?」

  嘁,得瑟什么,不做就不做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美女,别跟他做了,你边上还有一根大鸡巴呢,来让我满足你吧。

  「讨厌…你明知道…嗯啊…知道人家想要…还逗人家…嗯啊…哈啊…人家…自己动…就是了…「

  虽然听着这个女人一阵的不愿意,但是还是看着她坐到了男人的腿上,用自己的骚逼把男人的鸡巴吞了进去,双脚踩在地上,开始上下用力地抛动着诱人的屁股,快到腰部的长发如波浪一般荡漾着。

  于此同时,男人双手握住两个本来在晃动的大奶子,用力地揉捏了起来,因为男人坐着,从小洞里我看到了他的样貌,正是女友之前给我介绍的那个所谓的哥哥。原来他也不是什么好鸟,月儿我这就带你来看看你认的是什么哥哥,这样一来,他也就没什么理由接近你了。

  想到这里,我也顾不得别的,穿好裤子,慢慢走出去了,但是我却没有看到后面低下头跟他接吻的女孩的容貌。

  回到操场上四处张望,却仍旧没有看到女友的身影。看着手表还有十分钟就要下课了,女友这是去哪里了呢。

  「嗨,江南,你是再找女友嘛?」突然一个女孩从后面拍了下我的肩膀问我。
  「哦,是啊,不知道你看到她了吗?」原来是女友的同学。

  「我刚跑完步的时候看到有个人扶着她往校医室那边走了,走的是小路,看她一拐一拐的,应该是去看校医了吧。」

  「哦,谢谢啊。」

  奇怪了,都说女友去看校医了,可是却没有人啊,难道是我去女友去看校医的时候校医也不在,我去的时候女友跟那个人去找校医了么。不行,我得再去确认一下。

  想到这里,我又迈开步子,往小路跑去。

  果不其然,就在我刚跑进小路一点,迎面看见明轩搀扶着女友慢慢往回走。
  怎么会是他,不是说女友是被女生扶着去的么,而且他刚才不是还在操别的女生么。

  「月儿,你这是怎么了。」我赶紧走上去扶着女友另一边关心地问着。「他怎么会在这里。」

  「跑步的时候脚扭到了嘛,之前被女同学扶着去看校医,然后女同学又先跑回来了,哥哥正好去帮老师拿药,就正好把我扶回来了啊。」

  突然,我从女友微开的领口看到女友的脖子上颜色,正如之前才厕所看到的那个女孩身上一样的粉红。

  「宝贝,你身上怎么会那么红。」

  「谁让你叫我宝贝了,要叫月儿。脚痛的啊,不是告诉你扭到了么。真是的,都不知道你往哪看着呢。」

  顺着女友的说法,往女友的说法,低头往女友的脚上看去。咦,这双鞋,好眼熟啊,从哪里见过。

  「好啦,你们两个快扶我回教室,马上就要下课然后上课了,我可不想迟到。」
  正在我回忆着的时候,女友出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无奈只能跟明轩一起小心扶着女友回到教室。

  等我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伴随着上课铃敲响的瞬间,我脑中的画面定格了,那双鞋,正是我在厕所看到的那个女人脚上的鞋。我似乎明白了一切,可是女友的脚却是真正的扭到了,还看到她坐在座位上以后把药放进了座位里。不过这一切,我都会弄清楚的,至于明轩,不管你今天是不是操了我的女人,你要付出代价。

                (四)

  一边思索着今天的事情,一边浑浑噩噩地上着课,老师讲的什么根本没有听进去。女友今天体育课的时候到底去哪里了?在厕所被明轩操的那个女孩是不是女友,如果真的是的话…

  不可能,不会是女友的,听说女友一直住在本市的,而明轩却是最近才搬来的。听明轩跟那个女人在厕所里的对话,似乎是从小就认识的。尽管我极力驳回自己的念想,但是裤裆里的鸡巴却慢慢硬了起来。

  跟我交往了一年多的女友,我什么都没有得到,但是却在明轩出现的几天内,我见到了女友的肌肤,雪白的奶子,粉红的奶头,甚至如果在厕所的是女友的话,我还听到了她婉转的娇吟,这不是艳福么。

  此时我的脑中想到的完全是女友的身体,女友的声音,却完全没有想到醋意。
  可是女友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呢。渐渐我陷入了沉思。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只听到老师说要收拾个别平时不乖的学生,然后还要跟个别学生谈谈心,因为快要毕业考试了,所以让我们这些乖学生去自由活动。
  今天还真是好呢,先是体育课,又是自由活动,终于可以缓解下脑子了,正好还可以去看看女友的伤势怎么样了,不知道会不会痛到哭鼻子。

  想到这里,我跟在所有同学后面,最后一个走出了教室,但是我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疯了一般的跑向操场,而是小心翼翼地走到位于走廊尽头的女友的班级后门。蹲在黑暗的角落里,也不管门后面有什么情况,就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从门缝里看了进去。

  只见女友背靠着墙,把双腿完全放在了明轩的腿上,两只白嫩的小脚丫摆脱了鞋的束缚,连袜子的都没有的就在明轩的裆部,而明轩却是把腿对着女友,上身扭着冲着正前方。代课老师却正在气呼呼的走过来。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姿势?是在做什么?不知道现在是上课么!」

  「老师您别生气,是月儿之前上体育课把脚扭到了,校医说不能长时间吊着,要让血液循环,所以我就让她把腿放起来了。」

  只听老师生气的责问完以后,明轩却丝毫不惧地跟老师解释着,同时还用手指了指女友脚踝红红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但虽然如此,你们可不要耽误了学习,马上就要考试了,听到没有。」

  「是,知道了老师。」女友和明轩异口同声地回答着。

  老师问完情况,就回到讲台上继续上课了。我看着女友的脚踝,心里隐隐作痛。

  看着看着,只见明轩又把身子动了一下,就像跟女友面对面一样。然后把右手缩了回来,在女友两只小脚中间,拉开了裤链,掏出了硬立的鸡巴开始套弄了起来。什么,竟然当着女友的面打飞机,你是不是也太大胆了!女友难道不反对吗?

  抬头一看女友,发现女友正在看着黑板,侧着身子努力专心地记着笔记。原来如此,是女友没有看到啊,如果看到了,肯定会狠狠踢他一脚,然后骂一句流氓的吧。活该你个臭屌丝,只能看着女友的脚打飞机,而女友的身体等到了大学,那就是指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女友之前跟我说过,高中时候不想跟我太亲热,因为毕竟还是会见到父母,被别人说闲话就不好了,而到了大学,也证明自己长大了,就可以跟我好好花前月下的缠绵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跟女友交往了一年多,却只能拉她的手的原因了。

  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只见女友把身体一转,整个上身正对着前方,侧坐在椅子上,双腿半蜷在明轩腿上,而左脚的脚背,也顺势贴在了明轩的鸡巴上。
  就看到女友的白嫩小脚跟明轩的鸡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一张没有瑕疵的白纸贴在了一根黝黑的笔芯上一般。

  女友这是什么意思?是故意的么?可是看她的动作,她并没有看那边,只是像是坐久了换姿势一样,应该只是碰巧吧。女友快感觉出来吧,然后把脚拿开他那个肮脏的地方吧。

  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友不但没有把脚拿开,反而是用脚背对着明轩的大鸡巴开始轻轻蹭了起来。天哪!月儿,我最爱的女友!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啊!

  只见女友的左脚在明轩的鸡巴上蹭的越来越快,白嫩的脚背不知道是被蹭的,还是因为被明轩的鸡巴烤的,贴着明轩鸡巴的地方已经出现了红痕。就这样蹭了一分钟,女友动了动身子,端端正正地面对着明轩坐着,曲起左腿,用脚心正面踩着明轩的鸡巴下面,把明轩的鸡巴踩着贴在小腹上,开始上下动了起来。
  明轩却装作没有事情一般的看着正前方的老师,手下在写着什么。写了一点,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右手往右边一划,女友转头看了一眼,把左腿放倒,跟右腿形成了一个「口」的样子,然后用左脚脚心蹭着明轩鸡巴的右侧。

  难道明轩是在用文字指挥着女友用脚在为他服务吗?他究竟有女友的什么把柄,女友会这么听他的,我一定要把那张纸弄到手,把女友解救出来。

  虽然这么想,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女友的脚丫。只见女友用左脚蹭了一会,又动了动右脚,用右脚脚心贴上了明轩鸡巴的左侧,跟左脚脚心一起夹住明轩的鸡巴,开始上下套弄起来。什么,明轩竟然让女友用受伤的脚为他服务,他究竟懂不懂怜香惜玉!

  此时我恨不得冲进去戳穿他的诡计,可是我要是真的进去了,所有的同学会知道,老师也会知道,这样一来,女友的名声就全毁了,同时我可能也会失去这个清纯的女友。不,我不能这样做,明轩做的事情,要让他自己来承担,不能牵连到女友。

  一边想着,一边看着女友脚丫的动着,手不自觉地放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硬起来多久的鸡巴上开始套弄起来,仿佛女友的小脚夹着的鸡巴是我的一样。
  女友用双脚脚心贴着明轩的鸡巴蹭了一会,然后把明轩的大鸡巴下边夹在了右脚大脚趾和二脚趾中间,然后用左脚踩着龟头开始晃动。然后又用左脚大脚趾和二脚趾夹住明轩的鸡巴上下滑动起来,右脚也隔着裤子拨弄着明轩的蛋蛋,专心致志地为明轩做着服务。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明轩也射了出来,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女友的脚面上。

  这时身边的同学开始骚动起来,女友赶快把脚丫塞回了鞋里,也不管那上面留有几乎覆盖了脚背的精液。明轩也随手抓起了一张纸草草擦了一下鸡巴就把还硬着的鸡巴塞回了裤子里,然后随手把纸扔到了后面的垃圾箱里。

  不偏不巧,明轩慌张中抓起的纸,正是我一直盯着的那张写有他和女友秘密的纸。

  明轩收好鸡巴以后,也不管女友怎样,就自己跑出了教室。而女友也叫来了自己的姐妹,说要去厕所,两人也离开了教室。我从门缝中观察了一会,快速推开门,捡起了纸团,关上门跑回了教室。气喘吁吁地坐在座位上等着上课铃响起。
  上课的时候,在桌框里小心地打开了满是精液的纸张,之见上面写着。
  「宝贝,用脚帮我舒服一下。」

  「讨厌!」看来女友还是很反对的。

  「你不要忘了我们之间…」

  「好了好了知道了。」

  虽然短短的几行字,但是却让我确定了女友真的被他抓住了什么把柄,所以才会上次让他摸奶子,这次又给他足交。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接近他,然后查出来是什么事,之后把女友解救出来,月儿,在我帮你解决这件事之前,就委屈你再被他欺负一阵子吧,不过我会尽快的,不会让你委屈太久,更希望他只是对你的身体进行抚摸,而不进入你的身体吧。

  下定了决心,不但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更要让明轩付出代价。一边思索着方式,一边等待着放学。

  终于熬到了放学,我也计划好了报复的方式。于是赶紧收拾好书包,来到女友班门口等着女友。

  等着人都慢慢走掉,明轩才扶着女友走了出来。明轩一手搂着女友肩膀,一手搀扶着女友的手,女友似乎因为脚的不适,整个身体都靠在明轩身上,奶子更是贴在了明轩的胸口上。

  「月儿,我来扶你吧。」

  「不用了,老…哥哥正好跟我一路,他送我回去就可以了。你跟我不同路,回家晚了会挨训的。」

  为什么又是老呢,难道说女友想叫我老公,但是因为明轩在却不好意思开口么?你这个电灯泡。

  「那好吧,你们先走,我忘记拿东西了。」

  说着我就往班里走去。当我看到明轩扶着女友下楼的时候,赶紧把书包放在了桌子上,又管同学借了校服(因为我平时不穿的),然后急忙跟了上去。
  在校门口的时候追上了女友。明轩让女友先靠在墙上,自己似乎是去打车了。
  就在明轩打车的时候,一辆私家车向校门口缓缓开来,就在这时,我低下头冲着明轩跑了过去,就在私家车来到校门口的时候,我「不小心」撞在了明轩的背上,他的身体往左前方冲了出去。于此同时,那辆车也开了过来,撞在了明轩的左腿上。我却丝毫没有停留,继续向前方跑去。

  「老公!」在我奔跑的时候,我听到了这样一声清脆并带有浓浓担心的叫声。
  是女友的声音,糟了,难道被认出来了?想到这里我开始拼命跑。跑出了一段距离,我又快速顺着人潮反回学校门口。在人群里,我看到了女友已经来到了明轩身边,明轩躺在女友怀里,枕着两个大奶子,女友已经哭的梨花带雨。
  「哥哥,你没事吧?你别吓月儿啊。」

  「没…没关系…应该只是骨折。」

  怪不得没有看到地上有血迹,只是明轩的裤子上有些红。

  「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明轩一边说一边帮女友擦掉了眼泪。

  「嗯,不哭了,我们去医院。」

  只见女友说完就把明轩的左手臂环在脖子上,用身体把明轩支撑了起来。明轩也应为胳膊很长,从另一边垂下来的手正好位于女友左边奶子的位置。女友艰难的撑着明轩往学校里面走去,此时学校里已经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了,校门口的人也散开了,我却悄悄跟在他们二人身后看着。奇怪了,女友的脚不痛了么?难道她根本就没有受伤?不可能啊,下午我还看到她脚上的红肿呢,算了,不管那么多了。

  就在往教学楼门口走的路上,明轩看四下无人,竟然把左手按在了女友的奶子上揉捏了起来。

  「讨厌!你都什么样子了!还要这样!」只听女友很是生气的吼了一声。
  「嘶…我这不是疼嘛,所以转移一下注意力啊。」

  「好吧,那就一会,刚刚我已经让同学打电话叫救护车了,我们先去教学楼口坐着,到地方你就不许摸了。」

  女友一边说,一边快速走了起来,看来她也不想让明轩多占便宜。真不知道明轩这个混蛋究竟抓到了女友的什么把柄,竟然会让女友对他这般乖巧。

  就在女友扶着明轩往教学楼口走的时候,我赶紧从教学楼的小门跑了进去,还了衣服,背着书包走了出来。

  「哎呀,月儿,这是怎么了!」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惊讶地说到。

  「之前明轩在门口被人撞了出车祸了,看样子是小腿骨折了,我们在等救护车。」

  「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不要我帮忙啊?」

  「不用了,你快回家吧,不然又要被阿姨批评了。」

  「这怎么可以,你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哥哥,我也要帮忙照顾。」

  「真的不用了,你快点走吧,不然人家不理你了。」

  没办法,我最怕女友撒娇了,只好乖乖听话回家。但是我这句话说的,应该会让明轩注意到我,然后能慢慢接近他吧。一边想着一边走出校门,于此同时,救护车也驶进了校门。擦肩而过的瞬间,我看到了救护车上的医院名字,正是距离我家不远的医院,看来晚上我又可以去「照顾」一下这个所谓的哥哥了。
  时间来到了晚上,我处理好了所有的事情,跟父母找好了借口,向医院走去。
  我一定要当明轩的好哥们,从而让他对我放松警惕,这样我才能在他的身边找到线索,解救月儿,月儿是我的!

  走进医院,向前台问到了明轩的病房,便迫不及待地往目的地走去。竟然还是单间,还真是有钱啊,让我给你一个惊喜吧。

  「明轩哥,你伤势如何?」

  刚走到门口,我就大声说了出来,却听到了病房里一阵慌乱的声音。推开门,却看到女友竟然也在病房里,此时的她正坐在明轩右侧的病床边,用左手梳理了一下头发。

  「咦?月儿,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回家以后跟爸妈说脚扭了,他们正好在这家医院有朋友,就说来带我看看,没想到明轩哥在住在这里,所以我就说来看看他,毕竟他是因为我才受伤的嘛。」

  「原来是这样,那你的脚怎么样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关好房门,走到女友身边站着。

  「其实回到家就已经好了,我爸妈非要小题大做说带我来看看,不过也正事因为这样才让我知道明轩哥住在这里。」女友说着抬起了头冲我露出了一个舔舔的微笑。

  「咦,月儿,你嘴角怎么会有白色的东西,是什么啊。」

  看到女友右边嘴角有东西,我习惯性的伸手想去擦掉。可是我的手还没有伸到地方,就见女友伸出水嫩的小舌头,把嘴角的东西舔进了嘴巴里。

  「刚刚人家在吃酸奶嘛,你突然叫那么大一声,下人家一跳。」

  女友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放在床头柜上的酸奶。

  「我说你们两个就别秀恩爱了好不好,体会体会我这个病人的感受。」
  「哦,对了,明轩哥,你的腿怎么样了?都是我不好,要是我去送月儿回家,估计你也不会受伤了。」

  「不碍事,幸好那辆车开得很慢,不然我估计就不是这么简单能了事的,可惜得住院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可要保护好我的妹妹哦。好了,时间都不早了,你俩都回去吧,不然该让家里人担心了。」

  「那我们走了哦,哥哥你注意点,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女友抢在我前面说着。

  「没问题明轩哥,我会照顾好她的,有事给我打电话也行。」说着我把家里的电话号写在了床头的纸上。

  走出了医院大门,女友突然把我的胳膊抱在了怀里。虽然她已经脱掉了校服,换上了平时的衣服,也穿上了胸罩,但是丝毫不影响我感受到那份柔软。天哪,虽然出现了一个明轩,他摸了女友的奶子,享受了女友的嫩脚,但是我也感受到了女友奶子的柔软,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呢?

  「老公,你要保护好自己,我可不想你发生今天哥哥发生的事情。」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女友竟然叫了我老公,今天的惊喜真的是太多了,幸福死了。

  「嗯,我会注意的,我会保护好自己,不让你担心的。」

  「嗯,那就好,那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

  说完,女友就松开了我的胳膊,一蹦一跳地往家走去。真的很让人担心她会不会再次扭到脚。

  明轩,你的出现,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呢?或者说,应该报复地更厉害,还是说,静观其变,看女友会不会对我更亲热。那一对大大的奶子,真的是好柔软。
  我就这样一边回忆着女友奶子的柔软,一边轻飘飘地往家里走去。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