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之工地厕所】(完)作者:绿野(永恒永恒)


  我的老公阿伟是个建筑师,负责监理,常年跑工地,有时甚至还要住在工地,与工人们一起混在一个工棚。这夜,老公与我在家里的大床上做完爱,他意犹未尽的抱住我道:「下周我要去工地出差,会住在那边,你和我一起去吧。」「我?我去干嘛呀?而且那里有女生宿舍嘛?难道你要我和你一样,和臭哄哄的工人挤在一起?」老公听我说的话,竟然不怀好意的笑了,他说:「我就是要你和工人们住一起,还要你给他们轮奸。」「呀!你好变态!我才不要呢!」「你刚才做爱的时候,还不是说要当妓女吗?还要当最下三滥的妓女,既然如此,你干嘛不和我去工地呢?保证让你满足愿望。」「去你的,那都是我和你说着玩的,谁真的会要去当妓女啊。」「那你是骗我咯?」「我说这些话还不是为了哄你开心。」「既然是说说的,那你的乳头怎么又硬了呢?而且小屄也湿透了,看,连阴蒂也肿起来了。」「啊啊?嗯嗯?啊啊啊?那?那是因为你在摸我?」「我刚才可没有摸你,碰的时候已经这样了好嘛。一定是想到工棚里的野男人,所以兴奋了吧,你这个小骚货。」老公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指挑逗着我敏感的私处,他先前不久才射过精的鸡巴再次硬挺起来,从我的臀后,滑进了我湿热的阴道。
  
  「啊啊啊?」老公快速的抽肏起来,插得我一阵阵的娇喘,同时他又问我,「到底去不去?」「不?不去?」老公听见我的话,忽然像是泄了气般的停止了动作,难受的我身体一阵扭动,向后撅着屁股渴求他来肏我,嘴里哼哼的道:「干嘛不插来了?快点来插嘛?」「你如果不去,我就不肏你了。」「不要嘛?肏我?我要嘛?」我一面哀求,一面向后挺着浪臀,还握住他的手来摸我的奶子,老公的手指忽然一下用力的捏住我的奶头,「啊!」没有防备的我,吃痛而又刺激的叫了一声。
  
  老公伸出舌头舔着我的耳垂,勾引我道:「那些工人天天在大太阳底下干活,一个个肌肉结实的好像健美教练,你不是一直喜欢那个叫谁谁谁的明星嘛,我在工地里见过不少小伙子比他长得还要帅的,你不想去看看?」「难道你就这么喜欢把我送出去给其他男人搞呀,还要我去工地当鸡,看见我被人作践,你高兴呀?」「对!我就是喜欢你给野男人肏,看着你淫荡发浪的样子!」老公说着,用力抽肏起他的大鸡吧,插得我「啊啊啊?」一阵浪叫,屄里淫水「噗滋噗滋」的往外直冒,然后老公又忽然翻身压到我身上,鸡巴从正面插进我的骚穴,使劲的往我热乎乎、软腻腻、湿黏黏的浪屄里送着,手还伸长了,摸到我的下体,用手指抠着我的屁眼,好像模仿着同时有两个男人干我的样子,使我的浪叫声又翻了一倍。
  
  「答应我!下周和我过去。」老公好似用命令语气对我道,同时他抓紧我的乳房,使足力气干我的骚屄,似乎不想给我留下任何反抗的余地,我则是呻吟着回答他说:「随?随你的便?要是他们把我干坏了,你可别怨我!」「就是要把你干坏!把你干成一个烂婊子!这样我才会更喜欢你,最好你变成工地里的肉便器!」「啊啊?用力!我是肉便器,男人们的公共厕所,谁都可以上我!我要大鸡吧!很多很多的大鸡吧!啊啊啊!到了!要高潮了!高潮了!」我大声的浪叫肯定可以传到隔壁让人家听见,但是我已然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的双手环住老公的脖子,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双腿夹着他的粗腰,同时夹紧阴道和屁眼,让一阵阵高潮的电流,尽情的窜遍我的全身。
  
  下周的日子很快到来,和老公两个人坐飞机,又乘车的来到外地的某处工地。
  
  老公向门口的保安出示了一下证件后,拿了两个安全帽,把其中一个帮我戴上后,领我走进了工地,我拖着行李箱跟在老公的身旁。
  
  这时的我显得十分惹眼,好像绿荫丛中的一朵艳红,周围的工人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儿,向我望了过来,一遍遍的扫过我美艳的妆容,以及被紧身连衣短裙勾勒出的性感身材。
  
  这时,老公不经意的靠近我,要我露一个给他们看看,他还说,当妓女的,要先给客人们验验货才行。老公的话刺激到了我,使我本来就不安分的
情欲变得迅速高涨,内心的理智与激情做过一段挣扎之后,我装作不小心的把行李箱的扶手掉在了地上,随即我蹲下身,装作要捡样子,然而双腿却一百八十度的向外打开成了一条直线,让所有盯着我看的工人,都瞧见了我被剃光阴毛的、淫水黏住丝袜的肉屄。
  
  「嗯嗯?」他们的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而我则被他们的视线烫击的,竟然骚臀一抖一抖的达到了高潮?
  
  老公对于工地可以说是熟门熟路,他很快的便带我来到工棚,并告诉今晚就是住在这里。
  
  推开工棚的大门,迎面闻到一股浓烈的酸臭味,眼见里面凌乱的摆着几十个床铺,地上桌上到处烟头、垃圾还有脏臭的衣服和袜子?
  
  一些床铺的上面,躺着几个人,他们有的在看手机,有的则是在打瞌睡。  
  老公和我走进去,帮我找了一张看似没人用过的床铺,说:「今晚你就睡这张床吧。」于是我听话的把行李挪到了床铺的边上。
  
  这时,有个手机的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用一口浓重的乡音问了句我们是什么人。
  
  老公说:「监理,来这验工的。」男人哦了一声,去一旁给我们倒了两杯水,然后他的眼睛就上下的打量我起来,不时的往我前胸开领里露出的乳沟瞧着。  
  老公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打开后连上性吧论坛,顿时有一张照片弹了出来,是一张我的裸照,照片里我表情淫荡,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奶子,用牙齿叼着自己的奶头,另一只手伸到下面,拨开着骚屄两瓣湿漉漉的阴唇。
  
  老公说:「我要去上个厕所。」随后他就这样开着电脑走出了工棚,把我一个人留在了里面。
  
  男人看见老公走后,他来到老公的电脑旁,用鼠标把网页往下拖了一点,很快的看见了我的第二张淫照,在这张照片里,我高高的翘起着白花花的屁股,一侧的臀肉上被清晰的写了「公共厕所」四个大字,男人咽着口水,随即把注意力转到了现实中我。
  
  此刻的我正装模作样的整理着行李箱,当翻开几件衣服之后,下面露出了满满一堆的情趣用品,有黑人尺寸的假阳具、带颗粒的大号跳蛋,还有如炮弹头般的肛塞等等?
  
  男人的裤裆已经胀高的如同一座小山,他像头野兽般慢慢的向我慢慢的靠近,而就在这时,有一双大手忽然从背后抱住了我,并且捂住了我的嘴,不让我叫出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工棚里的男人好像全部都活了过来,其中一个人跑到门旁,利索的反锁上了大门,其余的人则已然迫不及待的把我压在床上,撕碎了我原本就单薄的衣裙与裤袜,将坚硬的老二塞进了我的骚屄。
  
  「哦哦哦!哦哦哦!」就这样一女被多男轮奸的场面就此展开。
  
  他们把我被撕碎衣裙绕成绳子,将我的双手反绑在了身后,随后他们把我头冲下、屁股向后翘起的推倒在床上,用一条发霉发臭的被子盖住我的脑袋,从后面开始一个个轮奸起我的骚穴。
  
  「啊啊啊啊?」我的浪叫因为被被子蒙着所以变得闷闷的,只听见
偌大的工棚里回荡着我的大屁股被撞击的啪啪啪的脆响声、男人粗重的喘息,以及骚屄被抽肏的汁水声。
  
  我的两瓣肥厚的肉臀被他们用力的抓揉着,把我的屁股抓揉的发红发烫,使我更要男人的鸡巴,更要被他们大力的抽肏。
  
  忽然,我感觉自己的脚趾一阵湿润,是有人用嘴含住了我肉色的丝袜脚,并且吸吮着渐渐的袜头,舌头在我的脚趾缝里穿梭着,使我感到一阵奇异的快感,不自禁的扭动起肉臀,迎合男人的抽插。
  
  不多久,一些等不及排队干我的男人开始动起了我屁眼的主意,他们一把掀开蒙在我头上的被子,掐住我的喉咙,把我似条母狗般的拎了起来,然后把我像块三明治般的夹在了两个男人的中间,这些工人的胸肌坚硬的好像石头,而我乳房却柔软的好像一块抹了油的奶酪,在他们胸肌的积压、与手掌的搓揉下,任意的变化着各种的形状,并且连乳头逃不过被拉长的命运。
  
  「啊啊啊?嗯嗯?」激烈的快感好似一道道电流般游走着我的身体,使我的呻吟越来越大。
  
  这时,有人用手指挖开了我的屁眼,随即便有根粗硬的鸡巴填塞了进来!  
  「哦哦哦!」被两根鸡巴同时抽肏的感觉真的好爽!「呜呜呜!」我感觉自己的整个人好像都要融化了,大脑的意识渐渐模糊,只剩下敏感的神经传来一波波的快感,双眼不自觉向上翻起了白眼,舌头像条母狗般的耷拉在嘴角,同时往下淌住唾液。
  
  一个男人从地上爬上桌子,看准我的小嘴,将他丑陋的鸡巴一下子插了进来,顿时一股腥臭的味道充斥住我的口腔,同时他巨大的龟头还往我喉咙里顶着,使我泛起阵阵的干呕,但是我的口水却兴奋的分泌出更多,并且我的舌头情不自禁的卷住了他的肉棒。
  
  「呜呜呜?」我吮吸着,像吃着美味的香肠。
  
  三个肉洞都被填满的感觉让我的心身都沉溺在了肉欲与快感之中,以至于在我达到高潮的时候,不敢相信的竟能与色情电影里的艳丽女星一样,从骚屄喷射出大量的阴精!
  
  「嗯嗯嗯?」我的身体因为虚脱和高潮的余韵而不停颤抖,与此同时,他们也有人在我的身体里射出了精液,不过剩余的人可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他们立即补缺上空位,将我的浪臀肏得啪啪作响,直到将一波又一波浓精灌入我的小穴、屁眼还有嘴里为止。
  
  「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同时老公在门外问道:「有人吗?」工人们见此情景,纷纷穿好了衣服,并把我扔在床上,用一条被子盖住了我被扯烂衣服、与被抓得到处发红的身体。
  
  有个工人去帮老公开了门,老公说了一句「谢谢」后进屋走到了我的身旁,他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复杂,不过更多的却是一种从心底里爆发出的兴奋,不用解释什么,老公肯定已然知道了刚刚发生的一切,也许他一直在门外偷看也说不定,又或许我凌乱的头发,发烫发红的脸颊,迷离的眼神,和嘴角还未擦干净的精液,也是最好的证据。
  
  「老婆。」老公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表明了我两的关系,使刚才轮奸过我的几号工人不禁有些差异,不过很快的,他们的嘴角都显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不到傍晚,我的事情就在工地里传来了,几乎所有的工人好像都知道了工程监理的老婆是个骚货,而这时的我正端着脸盆、拿着毛巾,挤在一长排工人的中间,等待着淋浴间的空位。早上我从家里穿来的连衣裙被人撕烂,所以
我从箱子里重新找出了一件平时常穿的、相对于一点也不曝露的衣裙穿在来了身上,不过即使我打扮的再怎么正经,一个女人出现在只有男人的工地里,还要和他们一起排队洗澡,这无论如何都是非常引人注意的。
  
  「喂,那监理的老婆是不是这个女人?」「听说在工棚里和那些上晚班运水泥和黄沙的司机搞翻了天,肏得地上都是那娘们喷出的淫水。」「看她模样挺正经的,别是那些司机想女人想疯了,一起发了春梦来存心馋我们。」「我早上好像见过这个女人,对,就是她,在工地里露屄给人看。」身后的议论让我脸颊发烧,却同时又让我心痒难搔,从高跟鞋里抽出了一只湿黏黏的丝袜脚,只见肉色泛着丝光的脚掌间沾满了男人的精液,有的眼尖的男人已然发现了这一幕,他们仿佛闻到我丝袜脚散发出来的骚味般, 把鼻子凑了上来。
  
  队伍稍微往前挪动了一点,于是我把丝袜脚穿回高跟鞋,向前走了两步,不过我走路的时候,忍不住发骚的故意大幅度的扭起浪臀,犹如一个站街的婊子在勾引身后的客人,而事实上,我在工地里要扮演的角色,不正是一个妓女吗?  
  工人们继续议论着我。
  
  「你们说那骚货到底是不是她?」「你敢不敢上去摸一下她的屁股,看看她什么反应?」「如果万一不是,这娘们叫起来了怎么办?我可不想因为这事吃官司,家里还有娃仔要养嘞。」「刚才谁说早上见过这娘们的,你,对,就是你,你去摸来看看。」跟着身后传来几下推搡的声音,随即一只有力的大手,蓦然间抓在了我的屁股上。
  
  「嗯!」我没有发出令他们感到害怕的惊叫,而是从喉咙里挤出一丝令所有男人都要酥掉骨头的娇吟,还有我的屁股也像是迎合着他的手掌般,向后撅了起来。
  
  男人似乎觉得自己猜中了正确答案,于是他们不在客气,有人用力的一把掀起了我的裙子。
  
  「嗯嗯嗯?」我的屁股又是一阵臀浪迭起,裙底的秘密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一双被人撕开裆部、沾满精液的连裤丝袜,以及一只塞在我屁眼里仅露出小半截在外面的男人的臭袜子。
  
  「啊?你们?啊啊?不要?」我像是头落入狼群的羔羊般,被像野兽一般疯狂的男们,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衣服,让我的全身上下仅剩下那双破开裆部的连裤丝袜。
  
  后面的男人无一例外的把攻击目标放在了我的翘臀上,揉捏臀丘的同时,用手指抽插我湿粘滑腻、还残留着男人精液的骚屄,以及强行的一次又一次挖开我缩紧成圈的屁眼?
  
  「嗯嗯嗯嗯?」前面的男人则回过身来用手揉我的奶子,把我的乳头拉得长长的再弹回去?「嗯嗯嗯?」我无力反抗,只有任由着男人对我的淫辱
,这时,旁边队伍的男人也火上浇油的把手伸来了过来,补缺着我身体上的空位。
  
  「嗯嗯?啊啊?」我娇颤的呻吟着,身子如同一叶被风浪卷来卷去的孤舟,时而娇颤,时而痉挛,时而更是控制不住的羞耻的达到高潮,将骚屄里的淫水喷出撒满一地。
  
  不到半小时的排队时间,我好像经历了有一个世纪,原本穿在脚上的高跟鞋已然不知被人踩到哪去,因为不时被人玩到高潮的原因,使我的一双肉色的丝袜脚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踮起的姿势,弯起并拢的脚趾,使得脚心不稳的来回晃动,让我的屁股整个的落入男人的手掌,使他们的手指直插进花蕊深处。
  
  「嗯嗯嗯嗯?」终于轮到我洗澡的时候,工人们却不让我把淋浴间的门关上,还把我合着一群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硬是帮我洗澡。
  
  「不用了我自己洗就可以了。」「没关系,我们怕你有些地方自己洗不到。」他们用肥皂抹过我的全身,然后把肥皂滑到我臀沟时,忽然滋溜一下塞进了我的屁眼,「哎呀!这是?这是干什么呀?」我娇叫着,身体因为刺激而绷直了起来,挺起的前胸却正好落入男人的手里,被像揉面团似的把玩着,乳头还不时的被搓扁或者拉长?
  
  「嗯嗯嗯?你们?你们到底是帮人家洗澡还是?还是玩人家呢?」「当然是洗澡啦,不过玩你也是必须的,这叫两不耽误。」「嗯嗯?嗯嗯?你们好坏?嗯嗯?」男人听见我的娇嗔,反而更加高兴,将我的双手牢牢的操控起来,要我自己掰开两瓣肥臀,并且用手指挖开屁眼,好让肥皂「噗的」一下,畅通的滑出我的体外?
  
  最后,他们把我扛起来,用手大力的扒开我的阴唇,用水管给我冲洗淫穴,与此同时,把手指伸进阴道,搓揉肉壁,直到把里面的嫩肉都翻出来冲洗了一遍,连宫颈也洗的发亮。
  
  「嗯嗯嗯嗯!啊啊!」我不顾一切的放声浪叫着,性感的娇躯在工人们的夹击中,激情的乱扭着?乱颤着,甚至达到高潮?
  
  回到工棚,看见老公正在游览论坛,听着论坛里由女神亲读的一篇名为《淫妻之工地厕所》的色文。
  
  「哟洗好啦,洗的怎么样?」老公看见我回来后,关上了电脑。
  
  我告诉他:「还行吧。」老公说:「和那么多男人洗澡是不是很刺激?」老公的话使我感到一阵害臊,于是我掩饰道:「有什么刺激的,不就是洗个澡呗。」「来,那让我看看洗的干不干净?」老公说着伸出双手好像要抱住我的样子,而我则走过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小腹感到一阵绞痛,忍不住忙用一只手扶住桌角,骚臀不由得向后高高翘起,同时用另一只手拉起裙摆!
  
  「嗯嗯嗯!」只见我原本穿在下体的连裤丝袜,竟然被团成一团的塞在屁眼里,此刻随着我肛门越张越大,慢慢的伸展开来,继而伴随着一大股黄色夹带白浆的液体,从外翻的直肠喷泻在了老公的面前!
  
  「嗯嗯嗯嗯?不要?嗯嗯嗯嗯?」深夜,我睡的床榻,吱呀吱呀没
有停止过叫唤,其中当然也有老公的一份功劳,他兴奋的样子好像一条发情的小狼狗,而我等他完事以后,还要紧跟着伺候其他男人,直至整个工地的男人都轮了我一到两遍,当然他们不是不想再轮第三遍,只是因为排队的人太多,没有足够的时间。
  
  第二天早上,我整个人虚脱的躺在床上,身体不时因为高潮的余韵而抽搐几下,被子和床单被我的汗水、尿水以及淫水浸得湿透,肉屄和屁眼更是
肿大了一圈,阴蒂、乳头只要稍一触碰就会产生比之前成倍的快感,使我几乎在走路的时候都会达到高潮,双腿瘫软的坐倒在地上。
  
  到最后走的那天,工地里工人们对我依依不舍,他们无一不希望我能留下来,一直陪他们到完工为止。
  
  老公说听我自己的选择,是留下来,还是跟他回家。我说:「我想和你回去。」而紧跟着,我的身体却似抗拒我大脑的意识般,留恋的颤抖起来,「嗯嗯?」我呻吟着,为难的看着老公,老公则是有些疑惑的表情,他大概是不明白我的身体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直到我慢慢的掀起自己的上衣和短裙,老公才惊讶的发现我勃起的乳头和阴蒂上都分别夹着一只小铁夹,还有肉屄里插我自己带来的粗黑的假阳具,和屁眼里塞着大号的肛塞,而在这些器具的微端都连着几条细细的链子,分别握在站在我身后的工人们手里,被他们同时的拉拽着?
  
  「老公对不起?我?我暂时不走了?因为?因为工地不能没有公厕?嗯嗯嗯?」

                              【完】
[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